重庆时时彩计划群 > 黄花梨家具 >

最贵海南黄花梨家具看一下大饱眼福

  一套黄花梨家具数以千万计,竟然也不稀奇。回顾这几年藏品市场上的明清黄花梨家具,所谓天价拍品也是屡屡出现。今天,我们来盘点下近年来拍场上最珍贵的十大黄花梨家具吧。

  这件拍场来源于2010年12月12日,南京正大2010秋季宫廷御制古典家具及文房清供专场。此件拍品是一把宫廷御制明代黄花梨交椅,堪称博物馆级藏品,最终以RMB6944万元的高价成交。明代黄花梨交椅存世极少,最乐观的估计,全世界范围内也不会超过10把,但是铁错银黄花梨交椅现存只有二把,一把在王世襄的书中提到过,另一把就是此品。

  此件交椅造型优美,线条流畅,雕工精致,铁包典雅古朴,后背椅板上方施以浮雕开光,透射出清灵之气,两侧“鹅头枨”亭亭玉立,彰显皇家之重器,乃宫廷御用瑰宝,收藏价值不言而喻。

  这件拍品来源于2015年3月17日,纽约佳士得2015春季亚洲艺术周“锦瑟华年——安思远私人珍藏”夜场的拍卖。这件“明·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”以850万美元落槌,成交价968.5万美元(约RMB6011万元),超最低估价12倍,被场中一位中国藏家竞得。

  安思远堪称明式家具之王,这套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在开拍前就备受外界关注。其每一处的曲线和用料粗细都极尽飘逸美感,文人气息浓郁,是安思远珍藏的这批明式家具中非常特别的一件。在中国家具史上,以清乾隆为界,明代和清乾隆以前的可以称之为明式家具,而乾隆以后至清末民初的则可归为清式家具。明式家具和清式家具相比,制作水平上显得更高,而采用黄花梨、紫檀等坚硬致密,色泽优雅,花纹华美的珍贵木材是重要因素之一。

  在2013年3月21日落槌的佳士得纽约拍卖会上,推出“美国私人珍藏黄花梨家具”专场中,有一件“清康熙·黄花梨独板大架几案”拍出了9083750美元(约RMB5639万元)的高价。

  这件“清康熙·黄花梨独板大架几案”,案面所用的独板置于两个几架上,长度逾3米、厚度超过8公分,每个架墩线条明朗,超乎寻常地素朴、疏朗,其艺术价值居存世的黄花梨宽长大案前列。此案数百年来未经任何修配,保存完整,是难得一见的博物馆级的明式家具精品。

  2010年11月21日,一张明朝的“黄花梨簇云纹马蹄腿六柱式架子床”以RMB4312万元的高价在中国嘉德“简约隽永——明式黄花梨家具精品”专场成交,再次刷新了黄花梨家具创造的拍卖纪录。

  这架“明黄花梨簇云纹马蹄腿六柱式架子床”,装饰秾华艳丽,纹饰极具神韵,挂沿透雕螭龙夔凤和吉祥花鸟图案,且选料精良,用材厚重,仔细观察其纹理可见是出自同一棵树木,古时有“一木一器”之说,然能用如此巨料制器,已非物力能求,此床之用料可谓罕见。

  2010年11月20日,一件清乾隆“黄花梨云龙纹大四件柜(一对)”在中国嘉德“秋光万华——清代宫廷艺术集粹”专场以RMB3976万元成交,创造了黄花梨家具拍卖新纪录。

  中国嘉德2012年春拍“胜日芳华—明清古典家具集珍(三)”中,以RMB3220万元“拿下”的明末清初黄花梨独板大翘头案可谓是举世瞩目。此案长达十英尺(三米),是所知最大型的,未经裁切的独板案面的条案之一。长案的案面常遭切割,因此能以原状原尺寸幸存者屈指可数。除了微小的修补外,此案实属原装原配,它亦是早期家具制作中,奢华地使用珍贵的黄花梨大料的范例。

  此黄花梨翘头案极为少见,案面长达三米二,是传世明式黄花梨家具宽长大案仅存数例之一,极具收藏价值。

  该罗汉床在中国嘉德2011年春季拍卖会“读往会心——侣明室藏明”专场拍卖中,以800万起拍,短暂竞价后,被场内买家直接叫价至2000万,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内即创下了RMB3220万元的高价,此价格也是同年黄花梨古典家具的最高价格。

  2011年11月,中国嘉德在“秋季拍卖会姚黄魏紫——明清古典家具(二)”专场,以RMB2990万元的价格拍出了“明末清初·黄花梨大四件柜(成对)”。这一对十分精美的大柜,很早就流往南美,故免于难。几经周折,才入藏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。

  2014年11月22日晚上19:00,备受关注的中国嘉德2014秋拍“选中之选——嘉木堂藏明式家具精品”专场与大家见面。此次拍卖专场中亮相的一件来自侣明室藏的晚明·黄花梨圆后背交椅以RMB2357.5万元落槌。

  此件黄花梨圆后背交椅为比利时侣明室旧藏,尺寸硕大,比例匀称,制作精美,承传有绪,保存良好。相同形制,可以做比较者有:王世襄先生旧藏明·黄花梨圆后背交椅、故宫博物院藏明 黄花梨如意云头纹交椅,以及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藏明·黄花梨圆后背交椅,均跻身殿堂级文物,足见侣明室藏晚明·黄花梨圆后背交椅之珍罕。

  2010年中国嘉德秋拍“简约隽永——明式黄花梨家具精品”专场上的黄花梨四面平带翘头条桌。此品最终拍出了RMB2352万元的高价。